您现在的位置: www.029555.com > www.029555.com >

来由 如下: 襄公二十九年(公元前544)吴令郎季

  第一讲 《诗经》二首 第一节《诗经》概说 第二节《王风· 黍离》和 《郑风· 溱洧》赏析 《诗经》概说 ? ? ? ? ? 《诗经》的地区、时代和编集拾掇 《诗经》的体系体例和功用 《诗经》的思惟内容 《诗经》的艺术特色 《诗经》的地位取影响 一、《诗经》的地区、时代和编集拾掇 (一)《诗经》发生的地区、时代 ? 《诗经》是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原名《诗》,又称“诗三 百”, ? 共有305篇,还有笙诗六篇,有目无辞:《南陔》、《白 华》、《华黍》、《由庚》、《崇丘》、《由仪》。 ? 全书次要收集了自西周初年至春秋中叶500多年间的做品。 ? 这些做品发生的地区,约相当于今陕西、山西、河南、 、 山东及湖北北部一带,大体涵盖今黄河中下逛及汉水上逛地域。 ? 《诗经》的做者包罗了从贵族到布衣的各个社会阶级。 (二)《诗经》的编集 1、采诗说 周代朝廷采诗、献诗以制做礼乐。 “孟春之月,群居者将散,行人振木铎徇于以采诗, 献之太师,比其乐律,以 闻于皇帝。故曰王者不窥牖户而知全国。”(班固《汉书· 食货志》) 东汉何休《春秋公羊传解诂》云:“ 男女有所仇恨,相从而歌。饥者歌其食,劳 者歌其事。男年六十、女年五十无子者,官衣食之,使之平易近间求诗。乡移于邑,邑 移于国,国以闻于皇帝。故王者不出牗户,尽知全国所苦;不下堂,而知四方。” 2、献诗说 周代公卿列士献诗、陈诗,以颂 美或讽谏。 公卿列士所献之诗,既有本人的 创做,也有采集来的做品。 “故皇帝听政,使公卿至于列士献 诗,瞽献曲,史献书, 师箴,瞍赋, 矇诵。”(《国语· 召公谏弭谤》) 3、删诗说 古者《诗》三千篇,及至孔子,去其沉,取可施于礼 义……三百五篇,孔子皆弦歌之,以求合《韶》《武》雅颂 之音。(司马迁《史记· 孔子世家》) 《诗经》旧时亦数千 篇,孔子删其反复, 三百五篇。 (东汉王充《论衡· 正说》) 《论语· 子罕》:“吾侵占反鲁,然后乐正,雅颂各得其所。” 删诗说至今有人,但大都学者认为此说不确, 来由 如下: 襄公二十九年(公元前544)吴令郎季札到鲁国不雅乐, 鲁乐公吹奏十五国风,名称挨次取今本《诗经》不异,其时 孔子仅8岁。孔子曾骂过“郑声淫”,“恶郑声之乱雅乐也” , 从意“放郑声” 。但现本《诗经》郑、卫平易近歌仍然良多。 二、《诗经》的体系体例、功用和传播 (一) 《诗经》的体系体例 《诗经》按照音乐类型分为风、雅、颂三类。 1.风,有音乐曲调的意义,《诗经》里的 十五国风就是指各地分歧的音乐,是带有地 方色彩的平易近歌,共160篇。 周南召南邶鄘卫,继以王郑及齐魏, 唐秦陈桧取曹豳,十五国风之次序递次。 2、雅,有正的意义,《雅》即意为正声,是王朝京畿地域 的音乐;大雅、小雅的分歧,也是按照音乐类型做出的区分。 雅共105篇,包罗大雅31篇、小雅74篇。 3、颂,本指祭祀典礼上跳舞的样子,引申则专指庙祭祀用的舞曲。 《颂》40篇,包罗《周颂》31篇,《商颂》5篇,《鲁颂》4篇。 (二)《诗经》的功用 《诗经》是礼乐文化的主要载体,是实施的主要东西。它正在周代次要用于仪式、讽 谏和,普遍使用正在祭祀、朝聘、交际、宴会等场所,同时也是贵族教育通行的教本。 汉代诗学化之后构成的诗教保守和说诗系统,对中国文学保守的构成影响至深。 《诗大序》:情发于声,声成文谓之音,乱世之音安以 乐,其政和;之音怨以怒,其政乖;哀以 思,其平易近困。故正得失,动六合,感,莫近于诗。 先王以是经佳耦,成贡献,厚,美,移风尚。 孔子论《诗》 ? ? 子曰:“兴于诗、立于礼、成于乐。” —《论语· 泰伯》 子谓伯鱼曰:“女为《周南》、《召南》矣乎?人而不为《周南》、《召 南》,其犹正墙面而立也取!” —《论语· 阳货》 ? 尝,鲤趋而过庭。曰:“学诗乎?”对曰:“未也。”“不学诗,无 以言。”鲤退而学诗。 —《论语· 季氏》 ? 子曰:“诵诗三百,授之以政,不达;使于四方,不克不及专对;虽多,亦奚 认为?” —《论语· 子》 ? 子曰:“小子何莫学夫《诗》? 《诗》能够兴,能够不雅,能够群,能够怨。 迩之事父,远之事君;多识于鸟兽草木之名。” —《论语· 阳货》 (三)《诗经》的传播 汉四家诗 齐诗:齐人辕固生(亡于三国) 鲁诗:鲁人申培(亡于西晋) 韩诗:燕人韩婴(亡于北宋) 毛诗:鲁人毛亨、赵人毛苌 三、《诗经》的思惟内容 (一)祭祀诗取史诗 正在《大雅》和《颂》中保留了很多祭祀先人、逃溯部族发源和昌隆、 称颂先人的丰功伟业的诗歌。这些诗虽认为从,但也具有主要 的汗青和文化价值。 《大雅》中5篇周人的史诗:《生平易近》、《公刘》、《绵》、《皇 矣》、《大明》,系统记述了周人从鼻祖后稷降生到武王伐纣的汗青过 程。 大雅· 生平易近 厥初生平易近,时维姜嫄。生平易近若何?克禋克祀,以弗无子。履帝武敏歆,攸介 攸止,载震载夙。载生载育,时维后稷。 诞弥厥月,先生如达。不坼不副,无菑无害。以赫厥灵。不宁,不康禋 祀,竟然生子。诞寘之隘巷,牛羊腓字之。 诞寘之平林,会伐平林。诞寘之寒冰,鸟覆翼之。鸟乃去矣,后稷呱矣。 实覃实訏,厥声载。 (二)稼穑诗 周代曾经进入比力发财的农耕社会,《诗经》中的做品不只正在不雅念和情趣 上印上了农业文明的印记,并且收录了不少间接描写农业勾当的诗歌,如《豳 风· 七月》、 《魏风· 十亩之间》、 《小雅· 甫田》、《周颂· 康年》、《周颂· 载 芟》《周颂· 良耜》、《周颂· 噫嘻》等。 周南· 芣苢 采采芣苢,薄言采之。 采采芣苢,薄言有之。 采采芣苢,薄言掇之。 采采芣苢,薄言捋之。 采采芣苢,薄言袺之。 采采芣苢,薄言襭之。 方玉润《诗经原始》 云:“ 读者试平气, 涵咏此诗,恍听田家妇女,三三五五,于平原绣野、 风和日丽中,群歌互答,馀音袅袅,若远若近,若 断若续,不知其情之何故移而神之何故旷。则此诗 可不必细绎而其妙焉。” (三)燕飨诗 燕飨诗特地描写贵族宴饮的排场,这类诗歌是安定的法社会的产品。贵族 的宴会往往是出于维系礼制、敦亲睦义的需要,而宴饮典礼则是礼的一种表现, 因而这类诗歌老是赞誉和乐和谐的空气,层次分明的次序;而对失仪之举则 加以。出名的做品有《小雅· 鹿鸣》和《小雅· 宾之初筵》。 小雅· 鹿鸣 呦呦鹿鸣,食野之苹。我有嘉宾,鼓瑟吹笙。 吹笙鼓簧,承筐是将。人之好我,示我周行。 呦呦鹿鸣,食野之蒿。我有嘉宾,德音孔昭。 视平易近不恌,君子是则是效。我有旨酒,嘉宾式燕以敖。 呦呦鹿鸣,食野之芩。我有嘉宾,鼓瑟鼓琴。 鼓瑟鼓琴,和乐且湛。我有旨酒,以燕乐嘉宾。 (四)怨刺诗 西周末叶,陵夷,社会动荡,于是呈现了规戒时弊,感时伤世的怨刺诗,正在儒 家保守的诗教里面,这些就是“变风”、“变雅”,所谓“之音怨以怒”者也。 二雅之怨刺诗多出于公卿列士之手,内容集中于层面,表示上层士医生对国度 命运的忧患认识,又往往取亲身感触感染相连系。情辞诚心,气概沉痛而凝沉,如《大 雅· 板》、《荡》、《平易近劳》、《桑柔》、《瞻卬》、《小雅· 节南山》、《雨无正》、 《巧舌》、《巷伯》等。 国风之怨刺诗多出于基层及平易近间,多针对具体的社会现象或事务,更尖刻辛辣, 情感比力外露,以嘻笑怒骂为,富有布衣文学的特质。如《邶风· 新台》、《鄘风· 相 鼠》、《魏风· 硕鼠》、《陈风· 株林》等,皆为名篇 魏风· 硕鼠 硕鼠硕鼠,无食我黍!三岁贯女,莫我肯顾。 逝将去女,适彼乐园。乐园乐园,爰得我所。 硕鼠硕鼠,无食我麦!三岁贯女,莫我肯德。 逝将去女,适彼乐国。乐国乐国,爰得我曲。 硕鼠硕鼠,无食我苗!三岁贯女,莫我肯劳。 逝将去女,适彼乐郊。乐郊乐郊,谁之永号? (五)征役诗 征役诗是指那些以和平、徭役为题材的做品。 抒写征役之窘迫,劳逸之不公,如《小雅· 北 山》《召南· 细姨》。 倾吐骨肉离散、夫妻暌违的疾苦,以及征夫、 思妇的两地相思和对安泰糊口的神驰,如《小 雅· 采薇》、《豳风· 东山》、《卫风· 伯兮》、 《王风· 君子于役》。 赴敌,如《秦风· 无衣》表示的就是秦人同 仇敌忾,抗御外侮的。 卫风· 伯兮 伯兮朅兮,邦之桀兮。伯也执殳,为王前驱。 自伯之东,首如飞蓬。岂无膏沐?谁适为容! 其雨其雨,杲杲出日。愿言思伯,甘愿宁可首疾。 焉得谖草?言树之背。愿言思伯,使我心痗。 (六)婚恋诗 婚恋诗正在《诗经》中拥有相当大的比沉, 不只数量浩繁,内容丰硕,并且也是《诗经》 中最为出色的篇章。它可分为以下几个类型: 爱情的歌唱。如《周南· 关雎》、 《邶风· 静女》、《召南· 摽有梅》等。 静女 静女其姝,俟我于城隅。 爱而不见,搔首踟蹰。 静女其娈,贻我彤管。 彤管有炜,说怿女美。 自牧归荑,洵美且异。 匪女之为美,佳丽之贻。 表示相思和恋爱受阻的诗,如 《郑风· 狡童》、《王风· 采葛》、 《秦风· 蒹葭》等。 狡童 彼狡童兮,不取我言兮。 维子之故,使我不克不及餐兮。 彼狡童兮,不取我食兮。 维子之故,使我不克不及息兮。 描写完竣婚姻糊口的诗。如 《周南· 桃夭》、《郑风· 女曰 鸡鸣》 女曰鸡鸣 女曰鸡鸣,士曰昧旦。 子兴视夜,明星有烂。 将翱将翔,弋凫取雁。 弋言加之,取子宜之。 宜言喝酒,取子偕老。 琴瑟正在御,莫不静好。 知子之来之,杂佩以赠之。 知子之顺之,杂佩以问之。 知子之好之,杂佩以报之。 描写婚姻倒霉的诗歌。以《邶 风· 谷风》和《卫风· 氓》最出名。 氓 氓之蚩蚩,抱布贸丝。匪来贸丝,来即我谋。 送子涉淇,至于顿丘。 匪我愆期,子无良媒。 将子无怒,秋认为期。 乘彼垝垣,以望复关。 不见复关,泣涕涟涟。既见复关,载笑载言。 尔卜尔筮,体无咎言。以尔车来,以我贿迁。 桑之未落,其叶沃若。于嗟鸠兮,无食桑葚。于嗟女兮,无取士耽。 士之耽兮,犹可说也;女之耽兮,不成说也! 桑之落矣,其黄而陨。徂尔,三岁食贫。淇水汤汤,渐车帷裳。 女也不爽,士贰其行。 士也罔极,二三其德。 三岁为妇,靡室劳矣。夙兴夜寐,靡有朝矣。言既遂矣,至于暴矣。 兄弟不知,咥其笑矣。静言思之,躬自悼矣。 及尔偕老,老使我怨。淇则有岸,隰则有泮。 总角之宴,言笑晏晏。 信誓旦旦,不思其反。 反是不思,亦已焉哉! 四、《诗经》的艺术特色 (一)现实从义的创做方式 立脚糊口现实,描写糊口画面,抒发糊口感触感染。 “饥者歌其食,劳者歌其事。”“感于哀乐,缘事 而发”。 君子于役,不知其期。 曷至哉?鸡栖于埘。 日之夕矣,羊牛下来。 君子于役,如之何勿思! --《王风· 君子于役》 坎坎伐檀兮,置之河之干兮。 河水清且涟猗。 不稼不穑,胡取禾三百廛兮? 不狩不猎,胡瞻尔庭有县貆兮? 彼君子兮,不素餐兮! --《魏风· 伐檀》 (二)赋、比、兴的表示手法 所谓“赋”,朱熹说“敷陈其事而婉言 之者也”,就是铺陈曲叙,间接论述事务、 描写人物、景物的方式。它是《诗经》中最 常用、最根基的方式。如《七月》论述农夫 一年十二个月的糊口。 所谓“比”,朱熹:“以彼物比此物 也。”即比方,也是《诗经》中最常用的手 法,如《魏风· 硕鼠》通篇用比。 出其东门,有女如云。 虽则如云,匪我思存。 缟衣綦巾,聊乐我员。 --《郑风· 出其东门》 手如柔荑, 肤如凝脂。 领如蝤蛴, 齿如瓠犀。 螓首蛾眉。 巧笑倩兮, 美目盼兮。 《卫风· 硕人》 所谓“兴”,朱熹:“先言他物以惹起所咏之辞也。”是《诗经》中最有魅力 的手法,兴是借一个体的事物来开首,然后再转到正题。 先言之物取下文有某种意义上的联系。这种联系或者表示为先言之物能现喻下 文,或者表示为能衬着氛围,或者是纯粹起兴,“关睢”老是成双成对,所以用 来现喻君子、淑女。“蒹葭苍苍,白露为霜”衬着出一种凄清旷远的空气,取可 望不成及的凄婉情调相分歧。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正在水一方。 溯洄从之,道阻且长。溯逛从之,宛正在水地方。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之子于归,宜其室家。 王风· 采葛 彼采葛兮,一日不见,如三月兮。 彼采萧兮,一日不见,如三秋兮。 彼采艾兮,一日不见,如三岁兮。 (三)矫捷多变的句式和堆叠复沓的章法 《诗经》的句式是以四言为从的。其次是 六言、八言,也有一、二、三、五、 八、九言。诗人们为了更好地顺应内 容和豪情的抒发,往往矫捷地变换句 型,使之参差有致,长短相宜。 《诗经》的篇章布局中,有不少是章取章 之间句型反复,字面也大体不异,只 正在环节处改换个体字,这种章法叫沉 章叠句。这种章法的益处是频频咏唱, 强调从题,加强传染力,给人以深刻 印象。这种形式是来自平易近间的创制, 表现了平易近歌的艺术特征。 (四)言语朴实凝练、富有音乐美。 大量沉言和双声、叠韵的巧妙使用大大加强了诗歌 的抽象性和韵律美,成为《诗经》言语艺术的一大特 色。 关雎 关关雎鸠,正在河之洲。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参差荇菜,摆布流之。窈窕淑女,寤寐求之。 梦寐以求,寤寐思服。悠哉悠哉,辗转反侧。 参差荇菜,摆布采之。窈窕淑女,琴瑟友之。 参差荇菜,摆布芼之。窈窕淑女,钟鼓乐之。 五、《诗经》的地位取影响 ?《诗》开创的现实从义对后世文学 创做有深远影响 ?赋、比、兴的艺术手法为后世文学 的创做供给了成功的艺术自创 ?确立了大众文学正在文学史上的地位。 第二节 《王风· 黍离》和 《郑风· 溱洧》赏析 王风· 黍离 彼黍离离,彼稷之苗。行迈靡靡,核心摇摇。知我者,谓我心忧; 不知我者,谓我何求。悠悠,此何人哉? 彼黍离离,彼稷之穗。行迈靡靡,核心如醉。知我者,谓我心忧; 不知我者,谓我何求。悠悠,此何人哉? 彼黍离离,彼稷之实。行迈靡靡,核心如噎。知我者,谓我心忧; 不知我者,谓我何求。悠悠,此何人哉? ? 《毛诗序》:黍离,闵周也。周大 夫行役,至于周,过故庙宫室,尽 为禾黍。闵周室之,彷徨不忍去, 而做是诗也。 ? 《申培· 诗说》:申侯逆和于戏,射 王弑之。立平王于申,自申迁洛,命秦 伯率师逐犬戎于镐京,寻遣尹伯封犒秦 伯之师,过故庙宫室,秦人皆垦为田, 咸生禾黍,旁皇不忍去,故做此诗,赋 也。 ? 冯沅君《诗史》:这是写迁都时心中 的难受。 思虑题: 复沓的章法正在《黍离》中是若何表示的? 有什么样的艺术结果? 《黍离》的艺术特色 一、感于哀乐,缘事而发 《诗序》:“黍离,闵周也。周医生行役,至于 周,过故庙宫室,尽为禾黍。闵周室之,彷 徨不忍去,而做是诗也。 这首诗的宗旨历来争讼颇多,说法虽多,但中所蕴 含的那份因时世变化所惹起的忧思是无可的。 《黍离》的艺术特色 二、黍稷起兴,忧从中来 “一切景语皆情语也”(王国维《词话》), 黍稷之苗本无情意,但正在诗人眼中,倒是勾起无限 愁思的引子,于是他徐行行走正在冷落的小上,不 禁心旌摇摇,充满怅惘。怅惘尚能承受,令人不胜 者是这种忧思不克不及被理解,“知我者谓我心忧,不 知我者谓我何求”。这是世人皆醉唯我独醒的尴尬, 这是高于者的悲哀。这种大悲哀诉诸 是罕见回应的,只能质之于天:“悠悠,此何 人哉?”天然也无回应,此时诗人郁懑和忧思 便又加深一层。 《黍离》的艺术特色 三、沉章叠句、悲情淋漓 三章只换六字,而一往情深,低回无限”(方 玉润《诗经原始》)。 第二章和第三章,根基场景未变,但“稷苗” 已成“稷穗”和“稷实”。稷黍成长的过程颇有 意味意味,取此相随的是诗人从“核心摇摇”到 “如醉”、“如噎”的深化。而每章后半部门的 感慨和呼号虽然正在形式上完全一样,但正在一次次 反覆中加深了沉郁之气,这是歌唱,更是痛定思 痛之后的长歌当哭。 黍离之悲 《诗经· 王风· 黍离》历来被视为是哀悼故国的代表做。这 首诗两千年来不竭被传唱着。以致于人们把发自心底的、 失落的悲哀称做‘黍离之悲’。 “叹黍离之愍周兮,悲麦秀于殷墟。” 赋》 --向子期《思旧 南宋词人姜夔的《扬州慢· 淮左名都》词序云:“淳熙丙 申至日,予过维扬。夜雪初霁,荠麦弥望。入其城则四顾 萧条,寒水自碧。暮色渐起,戍角悲吟。予怀怆然,感伤 今昔,因自度此曲。千岩白叟认为有《黍离》之悲也。” 扬州慢 姜夔 淮左名都,竹西佳处,解鞍少驻初程。过春风十 里。尽荠麦青青。自胡马窥江去后,废池乔木,犹厌 言兵。渐黄昏,清角吹寒。都正在空城。 杜郎俊赏,算而今、沉到须惊。纵豆蔻词工,青 楼梦好,难赋密意。二十四桥仍正在,波心荡、冷月无 声。念桥边红药,年年知为谁生。 溱洧 溱取洧,方涣涣兮。 士取女,方秉蕳兮。 女曰不雅乎?士曰既且。 且往不雅乎?洧之外,洵訏且乐。 维士取女,伊其相谑,赠之以勺药。 溱取洧,浏其清矣。 士取女,殷其盈矣。 女曰不雅乎?士曰既且。 且往不雅乎?洧之外,洵訏且乐。 维士取女,伊其将谑,赠之以勺药。 《毛诗序》:“溱洧,刺乱也。兵革不息, 男女相弃,淫风大行,莫之能救焉。” 《韩诗内传》:“溱取洧,说人也。郑国 之俗,三月上巳之日,于两水招魂续魄,拂 除不祥,故诗人愿取所说者俱往不雅也。” 朱烹《诗集传》曰:“郑卫之乐,皆为淫 声。然……卫犹为男悦女之词,而郑皆为女 惑男之语……是则郑声之淫,有甚于卫矣。” 思虑: 1、本诗是如何描写男女春逛之乐的? 2、诗中所反映的恋爱糊口事实美正在哪儿? 《郑风· 溱洧》的艺术特色 一、一首“思无邪”的纯实恋歌 子曰:“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 《溱洧》中这位活跃开畅的少女,恰是阿谁时代、 阿谁特定里才可能有的女性抽象。她不单分歧 于后世李清照笔下的“见有人来,袜剗金钗溜,和 羞走。倚门回顾,却把青梅嗅” 的贵族少女,也不 同于冯梦龙描写的“结识私交要放乖,弗要眉来眼 去被人猜。面前相见同还礼,狭上个相逢两闪开” 这种正在封建礼教的沉压下学会了伪拆和的小家 碧玉。正在她身上,表示了古代庖动听平易近清爽的 性格美。恰是这种尚未被封建伦理毒化的清爽 的性格美,使全诗熠熠生辉。 “哪一个青年须眉不善钟 情?哪一个妙龄女子不善怀 春?这是我们人道中的至圣 至神。”(歌德《少年维特之 烦末路》序) 二、赋而兴的手法 诗歌所描写的系三月上巳一天之事,因而, “春水涣涣”和“浏其清矣”,“士取女, 方秉简兮”和“士取女,殷其盈矣”,写的 是统一景物,统一排场。这两章开首的八句, 是互为弥补,配合形成了全诗的布景。诗人 用精练的笔触,勾勒出了三月上巳溱洧河滨 的热闹气象,为全诗定下了轻快欢喜的基调, 为下文的描写做了铺垫和衬托。 三、杂乱参差的杂言体 《诗经》多为划一的四言,而《溱 洧》却三言、四言、五言杂乱参差。 全诗,但觉其调子实如一溪春水 般地轻快活跃。“且”、“乎”、 “洵”三个虚词尤为逼真。 四、回环来去的叠章式布局 诗分二章,仅换数字,这种回环来去的 叠章式,是陈旧平易近歌的常见形式,有一种 亲热的风味。前一章落脚正在“蕑”; 后一章落脚正在“勺药”。凭仗着这两种芬 芳的喷鼻草,做品完成了从风尚到恋爱的转 换,从天然界的春天到人生的芳华的转换。